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>廉政教育>>理论探讨
“七何”要素在线索处置中的应用思考
文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| 发布日期:2019-08-16

“七何”要素是指何时、何地、何人、何事、何情、何故、何物等七个方面的内容,常见于刑事侦查实践,是侦查规范化、系列化和科学化的重要内容。其对案件构成要素逐项分解的思维路径,为明晰侦查方向发挥着重要的指引作用。联系到监督执纪工作,鉴于问题线索是监督检查、审查调查工作的起点,线索处置本身就是案件办理的环节之一,从指引线索处置方向的角度看,可以在线索处置的过程中利用“七何”要素对问题线索进行拆分,探索“七何”要素辅助线索处置分析研判的路径。

 

“七何”要素在内容上从线索本身出发,通过具备何种要素、达到何种程度、所占权重等具体指标,判断问题线索的真实性与可查性,为决策处置方式提供明确的标准,从而促进线索处置依据标准化;在形式上以思维导图为工具,通过线索发展脉络将零散的问题点串联起来,让问题线索处置的思维过程系统化、图像化,从而促进线索处置过程可视化;在客观上以问题结果为导向,事前建立处置标准、事中反映处置过程、事后体现办理结果,并从问题线索办理结果中验证起始的处置意见是否正确、处置理由是否成立,从而实现线索处置结果可验化。

 

具体而言,让“七何”要素中固定的格式规范与线索处置中复杂的逻辑思维产生“化学反应”,关键要利用“七何”要素做到以下三个方面。

 

1

实现问题线索基本内容聚焦化,避免只见全部不见重点

 

“七何”要素首先要全面、精确纳入问题线索研判的重点内容。一封举报信短则几行,长则数页乃至十几页,因而对举报信重点内容的摘录工作尤为关键。事实上,举报材料上的关键信息可能散布于全信各个部分。以“七何”要素为纽带,通过“七何”要素对问题线索摘录工作予以规范,可以既防止该摘录的不摘录,造成摘录不全面,又避免摘录信息大而全,重点不突出。以公车私用问题为例,对照“七何”要素进行拆分,什么时间使用是“何时”,由谁使用是“何人”,发生公车私用行为是“何事”,私用的过程是“何情”,私用的原因是“何故”,私用的地点是“何地”,私用的公车是“何物”。以这些要素为指引来摘录举报材料,才能做到一目了然,重点突出。同时,承办人员将全信内容分类逐项归入“七何”要素,在向领导汇报时对每个问题事项的“七何”要素情况进行全面汇报,真正实现了汇报材料“形散神不散”,在突出重点且不遗漏要点的同时也为领导决策提供了客观的依据。

 

进而,针对摘录的要素建立研判的标准规范,发挥“七何”要素提升线索处置过程可视化的作用,结合处置实践吸纳正确观点、摒弃错误做法,不断丰富基于“七何”要素的处置规则。并可以考虑以一般要素是否齐备、关键要素是否具备,以及参考党规党纪、法律法规,分别对不同要素赋予不同权重,量化问题线索的处置规则。比如,赋予关键要素更高的权重,根据量化分值确定处置方式。对一般要素具备、关键要素突出的,可以考虑优先进行初核;对要素欠缺,特别是关键要素不完整的,则可以考虑运用谈话函询方式,这样在提高处置效率的同时也规范了线索处置工作。

 

1

实现问题线索演进脉络体系化,避免只见静态不见动态

 

“七何”要素能动态反映问题线索的演进脉络。随着信息化建设的深入,未来从海量问题线索中抓取特定内容会变成现实的需求。通过“七何”要素对问题线索进行拆分,将举报材料内容以要点化的形式进行数据化,再通过与公共信息等数据进行碰撞和筛查,提高数据摘取的效果,收集与待处置问题线索相关联的信息,最大程度整合被反映人的相关数据,实现对被反映人的数据画像,从而为处置决策提供更丰富、更有针对性的参考。

 

反映了问题线索静态情况与动态变化的“七何”要素,往往能反映问题线索演进整个脉络。在总结回顾线索处置工作的过程中,通过逐条比对处置依据与处置结果,将立案事由与原始线索的关系清晰展现;通过梳理立案案件原始线索的共同特点,将立案线索与了结线索在反映问题详略、发生时间、实名匿名、措施采取、办理周期等方面进行比对;通过梳理同类案件突破口的共同之处,将立案线索之间在原始线索内容、查办时机选择、调查措施采取等方面进行比对,等等,从中发现问题线索真实性和可查性的规律,总结问题线索处置的经验。通过上述方法,既可完善基于“七何”要素的线索处置,也可为后续案件办理指引突破方向,并使后期办案成果所积累的经验能够反馈至线索处置工作中,通过互相借鉴,共同提高线索处置和案件办理的科学化水平。

 

1

实现问题线索处置研判立体化,避免只见“树木”不见“森林”

 

任何一个线索的处置都必须体现中央对当前形势的判断和任务要求。“七何”要素也应体现政治生态的“森林”状况。线索处置不应只见“树木”,而应在处置过程中对有关被反映人所在单位其他人员的问题线索,以及对有关被反映人所在单位人事、业务、财务等方面的历史沿革、现今情况等“森林”状况也充分考虑。在对问题线索进行拆分、归纳“七何”内容时,就要尽可能将被反映人所在单位的政治生态,以及对被反映人单位其他人员问题线索的办理情况,乃至派驻机构、下级纪检监察机关对相关线索的办理情况等整体状况在“七何”要素中予以反映。在“七何”要素充分反映相关地区、部门或单位情况的基础上,通过提高政治站位、深入分析研判“森林”状况,从而实现立体化研判处置具体问题线索,既见“树木”又见“森林”。

 

同时,具体操作中对体现有关地区、部门或单位生态的“七何”要素,也应在要素权重上有专门的反映。即针对同样内容的举报,在不同的“森林”生态中,其处理就不能完全一样,这也是“七何”要素中纳入对“森林”考虑的价值之所在。举例而言,如果一个单位的政治生态良好、“森林”健康,制度完善、执行规范,那么这个单位的“树木”存在问题的可能性就较低。反之,如果某单位举报频频、“森林”问题重重,那么反映该“森林”之下“树木”问题的可能性就较大,可查性也相对较高。

 

综上所述,“七何”要素在提升工作科学化、规范化水平方面,为线索处置提供了一个有益的分析平台和思维框架,也有助于强化对监督执纪中线索处置环节的监督制约。(作者徐志单位:北京市纪委监委)

关闭 廉洁永修微信公众号 廉洁永修微信公众号
关闭
关闭